威尼斯人亚洲服永久关闭(中国)有限公司

Tencent系Soul上市“刹车”,字节“社交梦”卷土重来

Tencent系Soul上市“刹车”,字节社交梦”卷土重来 2021 年 7 月 13 日18:39:31Tencent系Soul上市“刹车”,字节社交梦”卷土重来已关闭评论

文娱价值官解读:

就在alibaba、Tencent旗下的社交平台Real如我、Tencent朋友相继宣布停止运营之后,字节跳动却开始重启一款“折戟”的社交产品——飞聊,即使在社交赛道上屡屡受挫,但作为新晋巨头,它的“社交梦”却一直在跳动不休。

近日,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正在重启今年5月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,只不过重生之后的飞聊将从兴趣社交转向音频社交。

从2019年1月高调亮相的上线的多闪,到5月低调亮相的飞聊,再到今年4月抖音内测版本中悄然植入的“朋友聊天室”,从独立应用到抖音新功能,字节跳动始终没有放弃攻入Tencent“护城河”,甚至有愈挫愈勇的架势,誓要打通短视频到社交之间的这层”次元壁”。

并非巧合的是,上市前“急刹车”的Tencent系社交新贵Soul正是语音社交的成功代表。或许,正是吸引了1亿年轻用户的Soul让字节跳动看到了社交突围新的可能性。这一次,它能够成功圆上觊觎已久的“社交梦”吗?

飞聊为何“折戟”?

如果不是字节跳动两年之后“借尸还魂”,飞聊可能早在中国互联网的星空之中被人遗忘,虽然作为“字节系”产品它上线时曾经赚尽眼球。

当然,相比90后产品经理公开叫板张小龙的多闪发布会,飞聊低调到媒体一周之后才发现它的存在。相比“亲儿子”多闪从抖音私信的直接导流,飞聊仿佛“私生子”一般“锦衣夜行”,不仅拥有完全独立的用户体系,和字节跳动旗下的其他产品都无任何关联。

很显然,字节想摆脱对抖音的依赖,从0到1孵化出一款俘获年轻人心智的社交产品,这显示出其对产品力的沛然自信,毕竟是业界公认的“App工厂”。

飞聊之所以火速“出厂”,是因为多闪“强迫”下载与账户绑定,引发了很多用户的不满与抵制,App Store中SAMSUNG及以下的差评占到了40%以上,评分一度低至3.4。至此,字节跳动才发现,把抖音的社交关系强行转移到一个新的社交平台并非易事,因为短视频和社交关系链之间如肉附骨,不可分割。飞聊四个月后的上线,显示了字节跳动惊人的机动性与快速打造产品的能力。

主打兴趣社交,飞聊用“开放社区”解决了社交关系链从何而来的问题,用户可以创建、加入小组,可以加小组中志同道合者为好友,从“群聊”转为“私聊”。飞聊的醉翁之意并不在兴趣社交,只是把它作为逼近微信的一把“云梯”。然而,纵观中文互联网历史,最成功的兴趣社交产品百度贴吧和豆瓣小组,都需要多年的耐心培育,且没有从兴趣社群转型即时通讯的成功先例。

因为太过固执于“死磕”微信,飞聊成了一款先天“畸形”的产品,正如知乎用户@黄大水 所言:飞聊很像是为了“聊“,硬做了个兴趣圈子;而不是有了圈子,才慢慢聊得下去。这无疑是一种本末倒置。因为只有精心营造出好的社区氛围,让气场相近的用户聚集而来,一对一的私密聊天才有可能。

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“缝合怪”定位,飞聊在上线之后从反响平平很快默默无闻,早在2020年1月就有团队解散的传闻,今年5月被证实停止下载,彻底被字节跳动放弃。

语音社交的机会又来了?

正如大家在评论Soul赴美上市时所写的:在国内,社交一直以来就是一条“一家独大”的赛道,上一家成功上市的企业要追溯到2014年纳斯达克挂牌的陌陌,上市7年来股价又回到了原点。

所以,字节跳动的屡战屡败不能怪它不够努力,而是社交赛道新的风口需要足够的时间来酝酿,就连患上了“微信依赖症”的Tencent自身都受困于此。

然而,Soul在参天大树下的成长之路,让字节跳动看到了新一代年轻人社交方式新的可能性。去年7月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对2004名年轻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83.1%的受访者体验过语音交友,其中34.0%的受访者经常使用语音交友。相比于上一代年轻人强烈的“奔现”动机(找对象,交朋友),如今53.7%的年轻人只想通过语音聊天满足陪伴需求。

如社交产品一罐创始人@纯银 所分析的:寻求陪伴的年轻人的“社交阈值”普遍偏低,更在意“有人和我说说话”而非高质量的用户匹配。而一对一的快速语音匹配能够快速、高效地满足陪伴需求,快速筛选、过滤聊天对象,而且如Snapchat赖以起家的“阅后即焚”一般毫无社交压力。

一位Soul资深用户告诉文娱价值官:一对一的语音,避免了“鱼塘”,避免了已读不回,可以非常快地建立感情,又不像视频那样有很大的心理压力。甚至,不少年轻人睡前喜欢找人连‘默麦’,开着麦不说话,只要感觉另一头有人陪伴就更容易入睡。

Soul的招股书显示,2021年3月用户平均每日使用时长约为40分钟。56.4%的用户在平台中至少活跃15天,语音社交的黏性之强由此可见一斑。大家也可以把语音社交称之为陪伴社交,它介于陌陌、探探的约会社交和贴吧、小组的兴趣社交之间,更能满足想要即时陪伴又不想承担情感风险的年轻人需求。

作为陌生人社交的一种,语音社交对于社交关系链没有要求,正符合飞聊之前“干儿子”的定位。而且,Soul是通过算法基于人格和兴趣来实现精准匹配,字节跳动强大的算法能力将有望在这方面大展拳脚,通过更精准的匹配来吸引用户。

作为一款已经上线五年的老牌产品,Soul也正经历所有社交平台难逃的“蒸发冷却效应”,当初令很多老用户心动的“灵魂交友”氛围,正在因为新功能的不断叠加而变质。在平台的引导之下,新加入的用户不再满足于需求陪伴而是设置“爱情圈套”,劣币驱逐良币正在逐渐毁灭这座“社交桃花源”。在知乎《你为什么卸载了 Soul?》问题下,有近万名用户现身说法。在《你有玩soul被骗的经历吗?》问题下面,有2000多名“受害者”讲述亲身经历。

Soul的风评逆转,给了后来者以可乘之机,字节跳动选择此时入局,也可能是埋伏多时之后终于出手。相比没有根基的创业者,飞聊成功“上位”的概率要高上许多。

从短视频到社交的距离有多远?

近几年来中国互联网的一大看点,就是短视频与社交之间的“次元壁”何时能够被突破。为何Tencent和字节跳动都如此努力,却都无法击穿这道看不见的屏障?

一方面,短视频和社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互斥的,因为在按需投喂的“信息茧房”中可以暂时忘却孤独,消弭“排遣寂寞,找人聊天”的需求。另一方面,短视频也可以作为交流的媒介,从一个人的快乐升级为两个人、一群人的快乐。短视频既可以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疏远,也可以拉近彼此,端看平台如何选择。

字节跳动之所以始终不放弃“社交梦”,就是不愿意短视频把每一个用户画地为牢,沉浸在旁若无人的私人世界,而是要在人与人之间建立新的连接。唯有如此,才能彻底动摇Tencent的社交根基,从娱乐生活全面接管用户的现实生活。

要实现这样的愿景,仅仅依靠抖音内部的“朋友聊天室”是远远不够的,还需要字节有魄力引导用户走出“茧房”,在刷视频的同时乐于与亲友讨论、分享、视频聊天,在信息流中不仅看到光怪陆离的大千世界,也能看到身边人的多彩生活。

这也意味着抖音平台属性和推荐机制的变化,意味着内容生态的转向,对于谋求中文互联网主导权的字节跳动来说,这样的进化或许是必要的。

如今,已经有不少逃离鱼龙混杂的微信的用户,将抖音作为私密聊天工具来用。未来,抖音或许会成为新的熟人社交平台。如此一来,飞聊的陌生人社交刚好与之形成互补,共同构成字节跳动的“社交版图”。

结语

字节跳动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,作为几乎布局了所有互联网赛道的巨头,社交必然是其不愿轻言放弃的领地。只不过,除了重启飞聊从侧翼对Tencent发起挑战之外,字节跳动更需要从灵魂深处重新思考短视频和社交的关系,虚拟娱乐和现实生活的关系,摆脱身上的“奶头乐”标签,让短视频告别单纯的娱乐属性,成为改变人们生活、交流方式的革命性工具。

(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编辑)

【原创声明】

1.本文为文娱价值官原创作品,欢迎转载。

2.转载开白请在后台回复“转载”查看转载要求。

商务合作请加微信:endayaa或 meiqi2522

入驻及合作媒体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编辑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大家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威尼斯人亚洲服永久关闭|威尼斯人亚洲服永久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